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热门搜索: 中国鬼片排行榜 香港鬼片排行榜 僵尸电影排行榜 韩日鬼片排行榜 泰国鬼片排行榜 恐怖片排行榜

  莱泽海德镇离梅布利大约12英里。穿过匹尔福德镇外的草地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干草的气息,e世博官方路两旁篱笆上开满争芳斗艳的野蔷颓。我们从梅布利山下来时突然响起的激烈枪卢已经夏然停止了,愈发显得傍晚安样宁静。一路上没遇到什’么麻烦,大约9点钟,我们到了莱泽海德镇。我与堂兄嫂一起吃了晚饭,并把我妻子托付给他们照料;与此同时,e世博注册那马也歇息了个来钟头一路上,我妻子沉默得出奇,好像被一种不祥的预感压抑着。我用话来安慰她,给她讲火星人自身太重,爬不出沙坑,至多也只能在沙坑附近爬动;可她却只吧吧啊啊。若不是我向店主订过保票.e世博备用网址那灭晚上她会逼我在莱泽海德住下来的。我若住下来就好哎[我记得,分手的时候.她面色苍白。
  就我而舀整天都处在狂热的兴奋之中。e世博备用网址战争的狂热病有时候会在文明的社会群体中流传,这种狂热已侵入丁我的血液。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并不为当天晚上必须赶回梅布利而感到特别沮丧,我甚至很担心最后那阵枪炮齐鸣已经消灭了从火星来的入侵者。对我当时的心情最恰当的表述是,我想亲眼看到火星人是怎么样被打死的:我踏上回返路程,时间已差不多ll点了;e世博备用网址夜黑得出奇。从堂兄嫂家灯火通明的过道走小来,我觉着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天气仍像白天那样闷热。天上的云在疾走,而我们身边的树从却一动不动,一丝风也没有。堂兄嫂的仆人把马车上的两盏灯都点着了。e世博官方值得幸运的是,我对道路了如指掌。我妻子站在门口的灯光里,看我跳上马车,她葛地转回身,走进后去,e世博官方网站只剩下丝兄嫂肩并肩地站在那里祝我好运。起初我受妻子恐惧心理的感染,心情有点沉重。可不久,我的思绪便转到火星人问题上去了。当时我对那天晚上的战事还一无所知c我甚至不知道冲突是怎样桃起的我穿过奥克海姆的时候(我返回的时候选择了奥克海姆这条路,没走森德和沃金镇那条路),我看到西边地平线上一片血红色的火光,越走越近,火光也似乎慢慢地升高。疾走的暴风雨云团在那边与夹着红色火焰的黑烟交织到一起。
  利普雷大街上空无一人.e世博官方除了一两个窗口透着灯光,镇上没有一点生机;可是在去匹尔福德镇的拐角处.找差一点摄了人。那里有一废人背对着我站在那里。我路过的时候,他们没吭声。我不知道他们了解多少山那边的事情,e世博备用网址也不知道我路过的那些静寂房屋的主人是安稳地睡着了还是早就弃屋逃跑了,也许是在忧心仲仲地监视着充满恐怖的夜空。
  从利普雷开始,直到穿过匹尔福德镇,我一直都是在威伊山的山谷里.看不到红色的火光。我走过匹尔福德教堂,开始往小山上爬,使又能见到火光了预示着暴风雨来临的风刮了起来,e世博官方网站周围的树哗哗作响。这时,我听到身后的教堂敲响子夜钟声。没过多久.我便能看到梅布利山的剪影丁,衬着红色的火光,山顶上的树梢和屋顶显得格外地黑。
  我正在往前张望.一道惨白的光照亮了我身边的路,也袒露出了远处阿德尔斯通方向的树林。我感到马拽了一下经绳。我看见一线绿火划破疾走的乌云照出层云的狰狞.转瞬落到了我左边的田地里。这是第三颗“流星”。
  紧接着,暴风雨前的电闪经天劈地,与那道绿火相比,电闪是一片焙目的紫光。e世博官方网站闷雷听上去宛如天空飞着火箭。马咬着嚼子埋头疾走。
  通往梅布利山脚的路是个缓坡,马车丁零当哪地往坡下走。电闪开始后便一道接一道,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连续不断的电闪。雷鸣接因而至,夹着一种奇怪的裂帛声音,听上去更像一台巨大的发电机,e世博注册而非正常的震天动地的炸雷声。
  电光闪闪,令人眼花缭乱。就在我赶着马车往坡下走的时候,细碎的冰雹便恶狠狠地向我的脸上扑来。
  起初,我除了眼前的路无暇顾及其他。e世博官方可是突然,我的注意力被对面梅布利山坡上飞驰而下的一样东西给吸引住了。我先以为是个湿腋洒的屋顶,可是几道电闪过后我看出来那东西好像在飞快地滚动。周围是混吨的黑夜,看不清那东西究竟是什么。电闪来时,明若白昼,我看到了山顶附近孤儿院的红色建筑,绿色松林,那东西也清晰明亮地显现出来。我看到的这个东西[真难描述。那是个三脚怪,比一般房子要高,跨过小松树丛大踏步走来,超越起超地,压倒了身边的松树;那是个会走路的金属机器,闪闪发光,e世博官方网站正在穿过石南树丛,周身荡着叮当作响钢索,哗啦哗啦的行走声同雷鸣声交织在一起。它清晰地出现在一道闪电中,一只脚着地,另两只脚拾在空中.随后突然陷入黑暗,第二道闪电接因而至.它又露了出来,e世博esball可这一次离我近了有一百码。你能想象一个挤牛奶的凳子在地上东摇西摆地狂奔吗?这就是忽明忽暗的电闪给人的印象。想象一下.这不是只挤牛奶的凳子,而是有三条胆的大机器。
  我前面的松林突然被什么东西分开来.纷纷向两侧和前方倒下,e世博官方就保苇丛被奔跑的人拨开一样。义出现了一只三脚怪,好像正向我扑来。而我却一路飞奔,像要去与它撞个满怀[见到这只怪物我一下子僧了。没顾得上看第二眼.我猛将马头向朽勒,顿时马车倒坚,砸在马身上,车轴啪的一声断了,我被斜甩出去.重重地摔在一谭浅水里。
  我几乎马上就爬了出了水潭.脚却还在水里,e世博官方网站蝇缩在一簇金雀花下。马躺在那里,纹丝不动(马的脖子摔断了,可怜的畜生[)电闪里,我看到翻倒的马车.黑影一团,车轮还在慢慢地旋转。不一会儿,那座大机器从我身边经过,沿着到匹尔福德镇的坡路大踏步向3:走去。
  从近处看,这东西非常奇特,不是台普通的毫无感觉的机车在赶路。它是台机器,这没错,走起路来有叮当作响的金属声,长而灵活、闪闪发光的触须(其中一只还抓着棵小松树)叮吟挡钻地在那怪异的躯体旁晃来荡去。它大步流星的时候能择路W行,顶部的青铜头罩转来扭去,显然是颗脑袋在四处张望。主体的后面是个形状像负篓的大白金属块。怪物从我身边窜过的时候,e世博esball肢体的衔接处喷吐着绿烟。转瞬间,它就走远了。
  这就是我当时日睹的一切。闪电阵阵,一会儿强光刺眼我所看到的这些也模糊不清。
  怪物跑过的时候发出声声震耳欲聋的呼叫,掩没了雷声“啊嗜阿哈厂——不一会儿,e世博esball它便在半英里开外的地方与同伙会合了,双双弯着身子在看地上的什么东西。我断定那便是从火星上发射来的第三只罐子。
  我在黑暗里躺在雨中观察了好几分钟,借着忽明忽暗的咆闪e世博注册我看到远处围栅上方露出金属怪物活动的身影。又下起细碎的雹子,时骤时停,它们的身影也一会儿雾蒙蒙,一会儿变清晰。有时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电闪,它们的身影也就被黑夜吞没了。
  上面是冰雹,脚下是水潭,e世博esball我浑身湿透了。我惊得全然不觉,过了好长时间才挣扎着爬到水四边上干燥一点的地方,才想到自己正处在十分危险的境地。
  离我不远有一座小木屋,周围上一片白暮地。我终于挣扎着站起来.哈着腰,利用一切可遮掩我的地形,跑到木屋跟前。e世博注册我拼命敲门,却没法让里面的人听见(如果里面有人的话),过厂一会儿,我放弃丁,利用地沟爬了大半路。然后爬进了通往梅布利镇的松林,怪物没能发现我。
  在松林的掩护下我继续往我自己的家走,浑身湿淋淋的,抖作一团。e世博官方网站我在林间穿行,设法找到那条小路;松林中黑极了,电闪也不那么频了c雨雹倾盆,水柱从树冠的缺口处泄下s如果我当时完全弄明白我所见到情景意味着什么,我便会绕道穿过拜弗利持镇到考布海姆街,然后回到莱泽海德我妻子的身边。可是那天夜里我没那样做.e世博注册我感到周围的一切都那么陌生,身体也不适。我遍体擦伤,浑身湿透,闪电雷鸣弄得我眼花耳鸣。
  原肮中,我似乎想回到自己的家中,这是我唯一的动机,我在林间瞒坝摔倒在沟里,膝盖撞破在木板上,终于趟到了通往学院分部的小巷。我之所以说“趟”.是因为雨水卷着沙土从山上冲了下来。黑暗命,有个人把我控得向后退了好几步c他惊恐地大叫一声,一下跳到一夯.我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问他话,他又接着往前跑去了。在这儿,暴风雨尤显猛烈,我往山上走,e世博注册步履艰难。我贴近左侧的栅栏慢慢往前蹭。
  快到山顶的时候.我脚下被一件柔软的东西绊了一下。闪电小我见我胯下是一堆绒呢衣服和一双靴子我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的躺相,闪电消失了:我跨着那人站在那里,等下次闪电。天上终于又亮起闪电。我见那人挺壮实.穿戴不豪华却也不陋俗,他的头别在身子底下,身子紧粘在围栅上,好保被猛力损到上面。
  没模过尸体的人都不愿去碰尸体,我强忍厌恶,弯下身把他翻过来,试试还有没有心跳。e世博esball他已死去多时了,他的脖子显然摔断了。第三次闪电的时候,他的脸猛然展现在我的面前我赶忙立起身来。这是花狗旅店的店主,我借走了他的马车。
  我小心冀冀地从他身上迈过,继续朝山上走,e世博esball走过警察局和学院分部,向我自己的家走去。山坡上没起火,但公地那边仍然有火光和夹着火苗的滚滚浓烟在与倾盆暴雨抗争。闪电中,我四周张望,身边的房屋基本没遭破坏c学院分部旁边的路上有一堆黑影。
  在通往梅布利桥的路上有人声和脚步声我没有勇气叫喊或者去找他们。
  我用钥匙开门返身关上门,上了锁又插。销,瞒珊着走到楼梯口坐了下来。e世博备用网址我满脑子里都是大步行走的金属怪物和摔烂在围栏上的尸体。
  我背靠着墙姥缩在楼梯口,浑身抖个不巳。
最后更新日期:2:05 2015-8-14
免费好片尽在中国鬼片电影网